尽信“母”,不如无“母”

很小的时候,家人和老师都会问:“小朋友,长大了想干什么啊?”那时候的答案也五花八门。记得刚读书的时候梦想自己能成为一名老师,这样就可以使用教棒教训不听自己话的学生了,后来抱着这个幻想虚虚幻幻度过了好多年,实在是对学校厌恶到了极点。

再到后来,跟着父母偶尔看到模特大赛电视节目,梦想自己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让美丽的女孩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在T台上大放光彩,后来偷偷画的素描被父母发现了,被训斥后,只能成为一个安心考大学的流水线“员工”——只会考试读书,没有任何特长的孩子。

现在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年父母很支持,现在的我是不是也是一名著名的画家。可是,世间没有“如果”,没有“哆啦A梦”,回不到过去了。

大学快毕业那年,身边的朋友有在考教师资格证,有在考公务员,有在积极找自己感兴趣的工作,而我浑浑噩噩,还重复着以前的生活,没有激情没有梦想,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后来踏入社会了,当着一个小小的采编,每晚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躺在出租屋的小床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在想,或者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有个稳定的工作,然后找个差不多的爱人,组成一个一般的家庭,月供各种生活刚需品,拼命写稿挣稿费,然后生一个孩子,接着在拼命挣钱,养娃养老人,或许一辈子就这么结束了,想起儿时的梦想,或许就真的是一个“梦”“想”罢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过着迷迷糊糊的生活,直到去了青海湖,八月初的湖边,艳阳高照,水天一色,青蓝的湖边映着金黄的油菜花,我在湖边拍了很多美丽的景色,可是友人还是无法从我的图片里得到满足感,那几天我一边游玩一边想,世间的美景那么多,为什么我不给他们配上一段美丽的故事,通过短片传播出去呢?那是2015年,我萌生了一个新的梦想,我想拍电影,拍短视频,后来的两年时间,我一边写着稿子,一边学习拍摄技巧,学习短剧本撰写。

当然,这期间当我父母知道我有辞掉工作,出来创业拍片的想法的时候,他们又来说服我了,告诉我现在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告诉我生活和梦想的距离,可我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我也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折腾了,这次我没有听从他们的要求。

我和几个朋友经过长达近半年的时间来讨论我们即将要做的这个“梦想”。终于,在去年正式注册了“捌月影视”公司。而在最初的单纯拍片的基础上了,多加了品牌宣传的范围,我们也希望能够在实现我们自己梦想的同时,能够帮助更多有需求的企业和个人,来实现他们的梦想。

选择在儿童节这天,写了这个以梦想为题的文章,也有自己的私心:

一是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支持和理解自己的梦想;

二是希望天下所有父母能够给正在过节的儿童们梦想给予支持与鼓励,养出有灵魂的独一无二的孩子;

三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以梦为马”,而不是以父母为马首是瞻,让自己的梦想不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