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宇烈:传统文化中的安身立命之道

传统文化中的安身立命之道一、对“安身立命”概念的一般性理解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今天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一起来讨论“安身立命”这个话题。当然,今天主要要从我们具有深厚底蕴的中国文化的角度去看——我们的先人是怎样理解安身立命,怎样来达到安身立命的。我今天下午在给我的博士生们座谈的时候,我就问他们,我说大家怎么来理解安身立命这个问题?大家谈了各种各样的看法。所以对安身立命这样的题目,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它、认识它、理解它。那么,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个,现在的人究竟怎么理解安身立命。我从网上搜了一下,我看到这么一个对安身立命的定义:什么叫安身?有房子住;什么叫立命?有食物吃。所以网上说,这个安身立命的意思就是寝居安定、衣食无忧。这个对于安身立命的解释非常通俗,也非常贴近我们现实的生活。我们现在的人这么来理解安身立命,很现实,是从生活中间来理解的。事实上也是,如果我们仅仅从字面上来看,所谓安身,那就是说首先自己的生命能够得到一个基本的保障,有吃有住,有基本的保障。当然吃得怎么样,住得怎么样,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哪怕我就披一块布、住一个茅草棚,吃上粗粮,那也是有吃有住。那么锦衣玉食,住在非常漂亮的豪宅,也是安身,也是一样可以的。所以简单地来讲,安身就是要让自己的生命有个着落。那我们再分开来讲,立命可能比安身要有高一点的要求,也就是说,我们的生命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理想。有的人可能是想明白一些道理,有的人可能以为大富大贵就是立命了。因此,“立命”也可以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理解。所以我说“安身立命”这个词说起来比较简单,但人们的理解可以说是千差万别。可以仅仅从刚才讲的有饭吃、有房子住的角度说,也可以再进一步,有豪华的房子住、有美味的食物吃。这是从这个层次来理解所谓的安身立命。但是我觉得,这个跟我们今天要讲的题目,“安身立命之道”,还是不太符合的。我们讲的是安身立命之道,不仅仅是我们生命能不够有保障,我们的理想是不是可以得到实现,并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们要探讨的是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安身,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立命,怎么样才能够达到安身,怎么样才能够达到立命。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比较复杂了。在我们传统文化里,从为人处事的角度来讲,有我们安身立命的道理;从修养身心的角度来讲,也有安身立命的道理;哪怕仅仅从怎样来保养我们的生命来讲,也有安身立命的道理。即使是从道德这个层面来讲安身立命,也可以有不同的角度。我们今天为什么会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是因为今天的人不知道从何下手才能够安身立命,也不知道安身立命根本的精神在什么地方。就像刚才我提到的网上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我想大概实际上也是比较普遍的。特别是讲到立命这个问题,怎么才能立命?很多人可能认为就是怎么样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对于当下我们每个人所处的命运,总是有很多很多的不满意,所以想去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么怎么样来改变这个命运?这又是人们思考的问题。 二、如何看待“人生的意义”这个问题?现在很多人很困惑,常常会问,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什么意义?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从哪来的,我将来又会到哪去?这些问题很困惑大家。尤其是我们今天提倡科学精神,总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想要搞清楚我是从哪来的,我要到哪去,我为什么要到这来,我这么活着又有什么意义,等等。特别是当自己碰到很多困惑、苦恼的时候,更是会这样来问。现在为什么得抑郁症的人特别多?就是对这些问题想不明白,又总是在想这样的问题。其实刚才我提到的这些问题,其中绝大部分是不需要问的,问了也问不清楚,想也想不清楚。你说我从哪来,那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回答,就看你信哪一种回答了。如果我们拿西方基督宗教的理念来回答,那么我是上帝创造的;如果按照中国传统的儒家或者道家的思想来回答这个问题,那也很简单,我就是这么自然而然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的父母精血的结合就有了我;如果按照佛教的理念来回答,那就是因缘和合的,各种因缘聚在一起就有了;拿一个人身来讲,那就是五蕴身,五个方面的东西合在了一起就有了这个生命体。哪五个方面呢?色、受、想、行、识,五蕴和合就有了生命体。按照科学的说法,那就是一个细胞一个细胞结合在一起,就有了我,人最终化解成一堆碳水化合物了。你说哪个才是对的,哪个才是错的?你说你问得清楚吗?你相信吗?所以我说这个问题有的时候越问越纠结。很多人说这是个高深的哲学问题,哲学不就是要问我从哪来我到哪去,人生有什么意义?你来干什么?这个问题确实是一个很高深的哲学问题,但是也可以是一个很普通的门卫问题。比如说我们要进到一个地方去,人就会问你从哪来到哪去,来干什么。这成了一个非常普通的问题。但是我想,像这样的问题,还是少问为好。因为你不知道从哪来也没关系,已经来了,你搞清楚又有什么用?已经是一个事实了,这个事实已经存在了,很多时候问也问不清楚。我们都觉得科学一定能够搞清楚,一定能够准确地回答。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究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科学能够回答我们今天的问题吗?我想回答不了。没有蛋哪来的鸡,可没有鸡又哪来的蛋?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又有鸡又有蛋,看到的是蛋孵出来的鸡,也看到鸡生出来的蛋,到底谁先谁后怎么来的,其实不用问了。所以我老讲,中国的文化中有一个很实事求是的回答。《庄子》里面曾经告诉我们:“六合之外,存而不论。”所谓这六合就是我们今天这个场合,你看东南西北上下,不是六个方面吗?这六个方面构成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之外的事情我们看不见。我们也不必知道它是什么,我们问它干什么?可以存而不论。等我们将来接触到它了我们再去讨论它,现在还没有接触到。《庄子》还讲,“六合之内,论而不议”。在我们这个空间之内的问题,可以说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但是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我们可以不去议论,可以存疑。在过去,我们总觉得什么问题人类都能够知道答案,人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就像上帝一样,因为我们对上帝就是这么认知的,上帝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那么我们人也是一样的,以为我们用科学的精神就可以追根究底、把所有都搞清楚。实际上哪里这么简单。我们过去老是批判那些所谓的不可知论,批判那些不可言说、认为“言不尽意”、语言说不明白这样的观点,我们老批评这个,甚至认为这是缺乏科学精神,是一种神秘主义。那么我请问,到现在我们人类已经进化到今天这个程度,是不是对于我们所生存的宇宙空间的什么事情,我们都知道得很清楚了呢?差得远呢,不知道还有多少我们未知的,甚至于不只是未知,到我们人类终结的时候我们也还不能够知道。所以有一些东西,我们自己去不断地追问,到最后是自我困扰。我们正视现实,正视我们看到的现象;我们根据生活实践,对我们看到的东西,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对待它,我想也就可以了,我们就不至于有那么多的烦恼了。也许有人会说我这个说法是阿Q精神,自我安慰一下,不认识就不去求了,就那么敷衍了事地过去了。但是我想,这才是精神解脱的一个方法,否则的话,你陷进去了出不来,永远解脱不了。所以很多问题并不是可以问到底的。我经常讲,我们过去就认识一个道理,就是所谓的科学精神,科学的精神就是打破沙锅问到底,最后有很多沙锅打不破,也有很多问题也问不到底。一个再伟大的科学家也会让他的孙子问倒的——当他孙子问他,这个事情为什么是这样啊?他给解释一通;解释完了,这个孙子还是问,那你说的这个又是为什么啊?他就再回答,总会有一个问到他回答不出来的。所以我们最根本的是要面对现实,解决现实的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困惑。 三、对待命运的态度——“尽人事”与“听天命”关于命运的问题也是如此。人的命有没有?有的人相信有,而且相信得非常的执着,就是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的;有的人根本不相信命。哪有什么命啊?全靠我们自己,全靠自己。这两种情况通常是特别常见的。所以你让他立命,怎么来立命?对这个词怎么理解?都有很大的问题。立命,这个“立”字在那,一说出来,那就有人的主观能动性的问题。但是讲到“命”又好像是先天决定了的。所以对于“命”这个概念的理解,就有所不同。有的认为命是不可改变的,有的认为命完全是可以由自己来掌握的。其实这两种说法,一般人都认为很矛盾,相信命的人就认为命运不能改变;可是有的又觉得命运可以自己来改变。那么命运如果自己可以改变,又该从哪个角度来理解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个道理呢?这也有不同。所以关于“命”的问题,是大家最困惑的问题。而且“命”又跟“运”分不开,我们常讲“命运命运”,“命运”既是一个概念,又可以分开来讲。分开讲,“命”相对来讲比较静态一些,“运”又是比较动态一些。“运”是不断地在转,不断地在运动、变化;“命”相对来讲就是固定化一些,静止的。所以这两个东西又是分不开的,命里有运,运里有命,有动有静,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我们既不能够完全不信命,那不行的;可是如果又完全信了命,那也不行。我们讲到命,就是指外在的环境所决定的命和运。比如说我们生在这个时代,那就有这个时代的命运,生在那个时代,就有那个时代的命运,并且这个是不能由个人来选择的。因为我生下来就在这个时代里,我无法选择。那么时代也在不断地变化,时代的变化,很多情况下也不是一个个人所能去左右的。所以你说你不信命,行吗?但是是不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命以后,每个个人就无所作为呢?那也不是。你也可以通过你的努力去变化这个命运,去改变这个命运。↑荀子在我们先秦的一位思想家荀子曾经讲到过,一个人他能不能够最充分地发展、实现他的才能,必须要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才,一个是时。所谓的“时”就是时机、机遇,也可以说是一个大环境,在某个意义上讲也是一种命运,你生在这样的时代,遇到这样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