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该骂,BUT……

1、一开始我就要强调,这篇文章是故意和大家唱反调的,没准会让人很生气。这算某种特别的剧透提示吧。(看,我其实是一个很友善的人。)

2、我不喜欢《何以》,在我看来,它太搞笑了。说真的,如果真往喜剧的方向来拍,拍一部彻底恶搞的片子,我觉得《何以》会是相当精彩的。

《何以》很多情节有点莫名其妙,至少在我看来有点难以理解,黄晓明和杨幂的感情线在我看来是有点生硬不自然的,甚至是有点神鬼莫测的,他们两个情感的转折常常在我心里引发“天了个撸”的感叹,拍摄的手法我也不喜欢,动不动就逆光,电影的服装与道具我也不喜欢,电影的整体颇显廉价感。

3、BUT……(恩,九把刀说,人生中最厉害的就是这个“BUT”了。)

看电影时,我身边的一位女性朋友屡屡发出“呵呵”声。这种“呵呵”声不是如我这般腹黑的人发出的充满优越感的嘲笑声,她的“呵呵”声明显是那种猫被搔到了痒处的“呵呵”声,感觉上,她变成了一个拿到了棒棒糖的小女孩,正专心致志心满意足地吃糖。我几次想和她吐槽,但她都敷衍我两句,又专心看电影去了。我当时心里非常不解:这种片子有毛好专心看的呀!看完以后我和她交流了一会,她的意思是,《何以》是那种给小女孩YY的电影,就是霸道总裁非得爱上我,不管我怎么虐他,霸道总裁还是非得要爱上我。她很喜欢《何以》的电视剧,而《何以》的电影版她确实也觉得很傻,但确实又看得很享受,很开心。

她还说,《何以》是给有“少女心”的女人看的。(“少女心”是什么鬼东西。)

补充一句,这位女性朋友,她在电影上的审美虽然算不上专家级别,但她也是一个很挑剔的人,很多我觉得还尚可的电影,她都斥之为大烂片。她是一个挑剔的人。

4、听她说完,我意识到,《何以》将是我的又一个黑洞,在我的视线里,没有光线能从《何以》这个黑洞里逃出来,因此我也无法彻底认识《何以》到底是什么。

因此,我决定先保留我对《何以》的态度,看看它的票房先。

五一假结束后,《何以》上映了4天,累计2.38亿。嗯,看上去,它已经达到了张艾嘉所说的那种“成功”。

5、票房出来了,问题就来了。到底该怎样判断《何以》呢?

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更准确的说,该怎样来判断《何以》,又让自己显得不LOW,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

有几种简单的方式,一,即便你票房再好,我也无视。反正你是一部烂片就对了。二,虽然你票房好,但是你是高票房烂口碑。三,虽然你票房好,但是观众是被你骗进去的,观众看完以后都破口大骂。四,虽然你票房好,但看你电影的人都是小镇青年,都是一些没文化没审美没追求的人。不是我们这种人。

以上这几种心理建设是常用的方式。但这种“心理建设”和《何以》的电影本身是一回事,它是“麻醉剂”,它并没有让人真正面对问题,或者真正面对现实。它拒绝承认它的高票房,从本质上说,它是拒绝承认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和我们不一样的人。

这种“心理建设”从《小时代》就开始了的。《小时代》的出现让不少人觉得愤怒,不服气,这些不服气的人因而发明了种种道理,来解释《小时代》的成功。

事实上,如果从一开始就不能理解《小时代》的话,那是注定也理解不了后面的《何以》的。

6、《何以》会成为中国电影的常态吗?

会的。一定会的。

《何以》是那种,从一开始就瞄准特定人群,提供特定产品的电影。它的目标非常精准,而且看上去,它也不打算为目标之外多做点什么。如果用互联网的热词来说,它是一部典型的“IP电影”。

如果果真有那么多的“少女心”看《何以》能得到莫大的满足感,能发出猫被搔到痒处的“呵呵声”,那为什么不继续为她们提供这样的产品呢?

转而,如果这种为特定人群提供特定产品的“IP电影”的模式行得通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去为另外的一些有特定需要的人群提供这样的服务呢?

其实,这算不上是《何以》的首创,首创应该是《小时代》。(或者,《小时代》之前很久的《喜羊羊与灰太狼》。) 这就是“《何以》该骂,BUT……”里的那个“BUT”。是BUT,不是BAT。

7、那,怎样让《何以》拍得更好看一点呢?

我相信,《何以》这样的电影以后是会拍得好看的。很简单,就是多拍《何以》这样的电影,通过市场竞争,来提高产品质量。如果更优质的导演,更优质的演员,更优质的IP都被引入到这个细分的市场来,那么,水涨船高的,自然而然的,既服务于特定人群,又让其他观众觉得还过得去的《何以》当然就会出现。

《闯入者》

8、还有一个问题,《何以》票房好,《闯入者》、《恋恋》怎么办?

由于和《何以》同一个档期,《闯入者》和《恋恋》的排片和票房又都很低。因此,很容易给人这样的感觉,《闯入者》和《恋恋》的不幸是《何以》这样的家伙造成的。

而且,很容易让人把愤怒指向整个中国电影:《闯入者》和《恋恋》高口碑低票房,《何以》高票房低口碑,中国电影真是无奇不有啊。

我比较喜欢《闯入者》,我觉得《念念》在文艺片中也算是质量中上的了,它们排片和票房低,我几乎感同身受,为王小帅和张艾嘉而伤感。

问题是,怎样才算是正确的呢?

我的直觉是,《何以》并不是《闯入者》和《恋恋》的敌人。往极端里说,如果电影市场里没有《速激7》,没有《何以》,没有《赤道》,全国27000块银幕只有《闯入者》和《恋恋》上映,那会怎样?

如果这样,我觉得,《闯入者》和《念念》的票房也不会因此高到哪里去。其次,电影市场很快就会垮掉。正是因为《速激7》和《何以》、《赤道》这样的片子培育着这个市场,这个市场才有机会支持《闯入者》、《念念》这样的片子出来。

只不过,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可能这个时机尚未到来,还欠火候,还差东风。

9、人们骂电影局骂惯了,但回想起来,在近10年,近20年,电影局一方面开放制片行业,允许民间资本进入,从上游释放活力,另一方让国外大片,以及国内如《英雄》这样的大片来培育市场,逐渐培育观众的观影习惯,制片和看片这两头一齐搞活,这个电影市场基本上就开始呈现出健康正常的样子。说实在的,在这一点上,电影局居功至伟。

只不过,电影局关注的焦点一直是大盘,并没有太多的照顾到“文艺股”。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的,电影局一直致力于让国产片和好莱坞进口片票房持平,并通过各种可能的手段来达到这一目的。中国虽然没有像韩国那样的国产片一定要上映多少场次的保护措施,但是通过票房来倒逼来保护国产片,这样的做法和韩国其实是异曲同工的。

此外电影局奖励高票房电影,奖励3D电影,奖励巨幕电影,都是着眼于大盘。收缴的票房的5%专项资金,如果反哺给电影行业,也是一样如此。针对文艺片,电影局在单个的项目上会保驾护航,但是,真正制度性的,结构性的保护或促进措施依然或缺。

比如说,设立一批文艺片院线,规定影院每年要放映多少文艺片配额,文艺片的长线放映,设立文艺片拍摄基金等等,这些措施可能会有争议,比如基金到底给谁,也会触动一些人的蛋糕,比如凭什么规定影院要放文艺片,但是,只有这样的保护措施真正到位了,只有将文艺片与商业片当成不同的对象来分别对待,文艺片才会有一个可持续的发展。只有这样,王小帅和张艾嘉才不会被“谋杀”。

10、更重要的是,电影局要解开电影与意识形态之间的捆绑,解开中国电影身上这道最深最沉的镣铐,从最根本上释放电影的活力,文艺片才会有一个真正的发展。

而比电影局的解禁还要重要的是,当整个社会愿意去谈人心,愿意去面对现实,不被那么重的物欲束缚而愿意谈一点形而上的东西的时候,《闯入者》和《念念》的东风就会来。那个时候,看《何以》的看《何以》,看《闯入者》的看《闯入者》,大家各取所需,相安无事。

看电影,本来就不是你死我活的事。

还是那句话,假以时日,假以时日。

来源:腾讯娱乐  作者:曾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