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是一!个!大!坑!

这部电影是一!个!大!坑!

徐峥的《港囧》尚未公映,两位香港导演却已编出了一个让韩国人在香港“囧出翔”的电影来。

《赤道》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部韩国警察“港囧”记。

梁乐民与陆剑青,两人都在香港电影圈打工多年,当过副导演、助理导演、编剧等职,此前最为人熟知的作品便是在2012年上映的《寒战》,两人联合编剧兼导演,打造了出近年来香港电影中难得一见的警匪片经典之作。

或许正是因为《寒战》的成功,令他俩有了更大的企图心。《赤道》有着异常巨大的世界观,出场演员众多,多条线索齐头并进,场面不可谓不恢弘。

但,如果你看到结尾,一定会和笔者一样发出同样的感叹——我的天呐,又掉进坑里了。是的,这部电影应该在片头就打出“未完待续”四个字。

当年,原本在电影《霍比特人2》的结尾,巴德就应该把史矛革龙屠掉,但制片方非要把这段弄到《霍比特人3》的开头,美其名曰是为了增加悬念,但真实目的很简单,为了让粉丝不得不进电影院看第三部,也为了让没看过第二部的观众不得不去买影碟。因为这种根本没把故事讲清楚就突然结束,生硬留下本来不算悬疑的悬疑,这本身就属于一种抢钱。

《赤道》就像是根本没拍完就上映了一般,提前观影过的媒体,问导演最多的一个问题便是“电影续集开拍了吗”、“打算拍几集”之类的。

导演的回答非常有趣,“要看这部电影票房好不好,才会决定要不要拍续集。”

Oh,NO!

坊间盛传,《赤道》的某投资方已表过态,内地票房得过5亿才会继续投钱拍下集。各位粉丝加把劲吧。

笔者并不是说《赤道》拍得难看,毕竟放在今年五一档新片之中,本片属于真正的电影工业产品,而不像另外两部同档新片,拍得简直就是电影学院学生习作,而且还是那种不及格的。

可问题是,各位也不要给《赤道》过高的期待,它只是一部正常的港片。嗯,多么希望能看粤语版,张家辉在片中说出那句“我保你全家平平安安”,变成普通话之后气势实在是弱了许多。

如果以传说中的三部曲来判断《赤道》,或许可以对影片中的多条线索铺陈,给与理解,毕竟导演需要花时间把几方势力交待清楚,只是影片中犯了一个新导演常犯的老毛病,那就是热衷于炫技,摊子铺得过大,陷入了平均用力的尴尬之中。

这大概也不能完全怪导演,看看主演阵容:张学友、张震、张家辉、余文乐、王学圻、文咏珊、崔始源、池珍熙等,这样的中韩大卡司,哪一个不是单拎出来也能做个男女一号的主儿。

于是影片就像是坐小火车一样,一站站地把各位主演推了出来。每段都想要说明什么,可每段都没能说清楚什么。

影片另一个问题是,片中许多特工精英,居然是那么的单纯,其中崔始源、池珍熙饰演的两位韩国国家情报院特工算是“单纯”的代表人物,以如此轻信他人方式,推动情节发展,实在匪夷所思。

说句题外话,被誉为韩国“国民妈妈”的金海淑(김해숙),此番出演韩国总统,无论是扮相还是说话的音调,像极了现任韩国总统朴槿惠。王学圻饰演的角色,也特别符合一些香港人对于某些内地官员的印象。

对于一部悬疑片来说,在影评中过多探讨剧情,甚至透露结局,是很不厚道的事儿。笔者倒是建议各位观众研究一下片中谁死谁没死,你就大概能猜出来,谁签了第二部的合约,谁没有签。

此外,本片原名《赤盗》,后因送审等原因改成了地理名词“赤道”,但看完片子你会发现这里的“赤”并没有多少“左派”意味,也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日本犯下多宗恐怖事件的“赤军”毫无关系。非要硬掰,大概是那人穿红色外套(不能剧透太多了)。

本片英文片名叫“Helios”,赫利俄斯在希腊语中是太阳神的名字,显然与“赤盗”一词更接近。而且本片一开始就有一个韩国片名“헬리오스”(Helios韩文拼写),可见《赤道》的市场野心不仅仅是在于瞄准中国内地市场,邀请韩国明星的加盟和到韩国取景,想必也是为了打开影片的日韩国市场而做的设定。

片中还一直在念叨一个叫做“殿下”的人物,但尚未出场,或许第二部就是围绕他(或她)展开的。有人笑称,那看来第三部就要讲“陛下”了。

另说一个不太好的观影体验,本片是2D转3D的,当我刚坐进电影院,没戴3D眼镜看了好几分钟才意识到自己在看3D,因为画质实在很2D,就只是稍微感觉字幕模糊了点。

来源:有戏

撰文:哈搭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