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输给赵薇,但阿Sa在这部三级片中贡献了最好的表演

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影后提名大陆女演员占据大半江山,有趣的是剩下两个香港女星都是借“鸡”提名。吴君如演了3次金鸡,提三次名大家都没什么新鲜感了,相比之下阿Sa是更加让人惊艳的。

虽然呼声很高,但阿Sa还是输给了赵薇,没能问鼎影后,但不可否认的是,阿Sa在《雏妓》中成就了自己身为演员最好的一次表演,甚至让一部分影评人看到了近年来“最好的港片”和导演邱礼涛“最好的作品”。

其实从“鸡”的角度看香港已经是港片的一个传统,仅仅这一届,不止有吴君如也凭借《金鸡SSS》同样竞逐金像影后,而初涉表演的王菀之也因为演“鸡”收获了最佳女配的提名。再往前看,反正演鸡的女演员,女主女配的总是能提个名的。

从《金鸡》说香港两万鸡,到《雏妓》拓展到泰国280万鸡,妓女这个话题的社会性和可看性源源不绝。“金鸡”系列走的是喜剧路线,《雏妓》则要悲情得多。虽然一样是“妓女当自强”的说教感混着浓浓的香港变迁乡愁,但依然非常动人。

《雏妓》是个悲情的故事,但拍得流畅却不煽苦情;说是三级片,也并不卖弄骚情。从阿Sa一开始在车里勾引任达华,摸他的下身,将他的手放到自己胸部直到帮他口交,一种故作镇定的青涩和克制在她那张33岁却依然稚嫩的脸上展现得颇有层次。

被包养的日子里,性爱的享受依然有着小女孩的欢愉,愉悦中带着对心爱男人的崇敬和对自身未来的期许,那种咯吱咯吱的笑声淫而不邪,看的人满眼都是她美好的年纪。

从“卖”到“爱”,这场“爱情买卖”在各自愈发清楚地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缺憾的过程中变得残忍。

从高中一路包养到大学毕业,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变成了站在男人家走下守望的怨妇,原本以为可以作为筹码肆意挥霍的青春变成一场必输的赌局,自己心目中完美的“长腿叔叔”原来不过是这个社会丑陋嘴脸的一份子。

而日渐衰老的男人也在逐渐丰腴成熟、被年轻男仔追逐,又有着似锦前程无限可能的女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无力和自卑。

曾经相互激发的激情变成了相互的损耗,心中的爱欲和占有失了衡。

而这样的纠结中,彼此的关系始终留在“包养”的层面,于是冲突的表达途径依然是性,曾经甜蜜的身体交缠变成野兽般的发泄,阿Sa咆哮着一句“我有被你操啊!”宣誓着“我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我自己挣来的”。不过笔者以为这一场戏阿Sa差一口气的爆发力是整部电影的缺憾所在。

这个故事原本可以充满各种狗血的可能性,却终于没往狗血的方向去展开。一个常年被包养且心怀爱意和占有欲的小三,最终没有上演与正房撕逼的戏码;一个事业有成的公众官员,一再强调二人之事不可败露,也因为保守秘密多次伤了姑娘的心,而那些“小心”居然不是为之后偷情被揭发而身败名裂做铺垫。

两人之间有种种社会和他人的因素影响和扰碍,但所有的起承转合依然是男人女人自己的心事,没有旁出斜逸,无果却让人觉得完满。

邱礼涛是个多面手导演,作品水准口碑也始终不一。他拍cult恶趣味,也一面始终关注社会。雏妓一条线讲失足少女卖身成长的惨痛回忆,另一条现实线则是离开金主后的成年女性成为一位不畏强权,为香港市民代言的好记者。

这一刻阿Sa也真的眼里有了不一样的光彩,坚定但收敛。因为稿件触及当权者利益无法刊发,她远走泰国散心,遇到有类似经历的卖身少女,一面采访一面施援,如同一场自我救赎。如果不是最后泰国女孩最后给阿Sa的那一吻,以及她依然没有顺其好意走上正途的结局,这条线也许会显得过于戏剧化正能量而削弱整部电影话题的残酷感。

无力感,是《雏妓》动人的地方。无论少时被继父强暴后离家出走混迹社会泥沼中的挣扎,或者成年后一路自强地实践社会理想的励志反转,女主角是个很用力生长的人,但最终所有这些用的力,随着任达华的死,像一记重拳打在了棉花上,奋力过后的无力感最是让人看得郁闷。

香港电影人文隽曾说,“阿Sa经过十年以上的片场浸淫,演技其实一直不错。过去,限于外形,我先入为主地认为她依然是小女孩的形象,所以觉得她跟阿娇拍戏都是闹着玩,不会认真。”这大概是很多人对于阿Sa的认识。

“雏妓”的确是一个很适合阿Sa的角色,尤其是对以清纯偶像定位出道,如今年过三十,事业似乎卡在某个瓶颈上的她来说。这个角色美丽风情、经历坎坷、虐心又走肾,角色年龄跨度长达十年,有丰富的表演空间,故事走向很励志,又不是太过主旋律浮于表现的正能量说教。

而且青春玉女演三级片这件事足够有话题性,也吸引了不少纯为找刺激的观众进影院接受了一番社会教育。毕竟《雏妓》在香港的三级片票房里算得上是创佳绩呢,而人家其实不是在娱乐你。

来源: 有戏

撰文:不着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