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导演突围不易:群演素质低 野模搅黄好戏

8月21日,由凤凰娱乐和凤凰卫视主办的“凤凰大影响之青年导演突围记”主题论坛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举行。《前任攻略》导演田羽生、《同桌的你》导演郭帆和《绣春刀》导演路阳来到现场分享自己的创作经历和经验教训,电影制片人关雅荻担纲主持,由于网友和业内人士对本次活动的话题设置非常感兴趣,在满场的情况下,一些观众只能坐在两边的台阶处,几位导演轻松幽默的言谈也引来阵阵笑声和掌声,现场气氛爆棚。结束后,还有不少业内有志青年希望能留下导演的联系方式,以便进一步交流学习。

【融资篇】

《绣春刀》找投资花三年险搁浅

曾任《人在囧途》编剧的田羽生原本想多做几年编剧,但他的剧本《前任攻略》被华谊认可投资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导演,“当时中磊哥就让我当导演,我说那得有个监制,但他觉得剧本已经很细致了。于是我就直接从编剧转型为导演,拍了这部处女作。“他坦言,华谊比较尊重创作者,有专业的制作部会给导演提供想法,但决定权还在导演自己。

学法律出身的郭帆一直梦想当导演,大学时期就开始自己拍短片,直到2010年拍摄了导演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可惜票房不佳。他带着自己的一个科幻片项目,准备与万达合作,这时《同桌的你》项目出现,他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就接手,“拍这部电影其实是个命题作文,不涉及融资问题。”

路阳的经历则完全不同,《绣春刀》是他一手打造的剧本,2010年底他做完《绣春刀》第一稿,以为找投资方要找一年多,“结果发现,我们想得太天真了,找了两年半都没有着落。”在这中间,他遇到了制片人王东辉,在他的努力下,找到了中影投资,“我们是最后找到了中影,当时王东辉说,如果他们也不投,这个项目就只能放一放了。”

【拍摄篇】

张震因《绣春刀》拍太快而崩溃

据路阳介绍,《绣春刀》的拍摄周期是65天,一向拍惯王家卫电影的主演张震感到很崩溃,“他说我们怎么拍那么快,结果我们签了他75天拍摄时间,用了他不到60天就拍完了。”谈到这期间与制片人是否会出现矛盾,路阳表示,“制片范畴的他做主,创作上我来决定,有吵架的时候,但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比如我想去内蒙拍,但他不同意,我就很生气,不过最后我还是向他道歉,商量决定,去了内蒙拍摄,但要缩短拍摄周期。”

在准备工作方面,路阳坦言必须做完分镜才开机,“我只做分镜就做了40多天,镜头数拍摄量接近3000个。”而在与大牌演员的沟通方面,张震会有许多与导演不同的想法,“但他通常会提前半个月告诉我,让我考虑,不会现场临时要求。周一围就不同,有时候会逼我,说这场戏不对,非要我改,我们每天互相折磨,某种程度上也增进了我们的友谊。”

郭帆的方式非常系统,分镜头要求也很高,他与演员们围读剧本时,就用了一周时间彩排,一方面让演员互相熟悉,一方面演员了解了分镜,更知道如何做情绪积累。“我的方式类似把图纸做好做细,然后只需要施工即可。”

而田羽生坦言,《前任攻略》中的演员大多是自己的好朋友来帮忙的,“即使不是好朋友也要在开拍前喝成好朋友。由于我们都很熟,演员现场也放得开,在我这里都不会绷着,整个拍摄很轻松。”他表示,虽然开机前几天都会带着分镜脚本,但之后就不再带了,因为现场的情况和感觉总会有变化,之前的设计不能用,“后来构图我就完全交给摄影,我主要跟演员沟通每场戏的重点。”

【未来篇】

新导演并未赚大钱,看漫画的一代表达方式更加快消化

尽管《绣春刀》的票房不尽如人意,制片人对其宣发也不甚满意,但口碑还是获得媒体和观众的好评,路阳也承认,通过此片有了更多的机会,“开始有公司来找我了。”不过这部戏他倒贴了不少钱,所以他感觉目前的生活和过去没有太大区别。

田羽生也即将迎来新作《男人攻略》,继续自己的爱情喜剧路线,他坦言生活上没有太多变化,“谁会给处女作导演几十万上百万的,不贴钱就不错了,还有很多人自己拿钱当导演的。”他同时打趣郭帆一定赚了钱,“他都敢生孩子”。郭帆则谦虚表示,没有太大变化。

对于如今电影创作人和电影观众都逐渐年轻化的现状,郭帆表示,“我们小时候是看漫画,看好莱坞,看网络长大的,表达方式会更加快消化一些,有些东西都是野路子,我是通过模仿转变过来的,我们的生活环境和背景和以前那一代人不太一样。”田羽生认为,“冯小刚、周星驰当年也在潮流前端,谈的话题也很敏感,如今有变化是一个生理问题。第六代导演的创作更个人化一些,我来不了,我是看商业片长大的,我是普世价值观。”

【言论篇】

郭帆:试片形式有必要,建立观众中心制

在《同桌的你》制作过程中,郭帆与制片人采取了“试片”的方式,按照年龄段邀请观众看片,一对一的调查情绪曲线,设计问题问观众的看法,调查报告出来之后,进行剪辑上的取舍,好的地方加强,弱的地方就剪短。“如果调查出来16岁小女孩喜欢,35岁老男人也喜欢,我们就出两款预告片,对营销也有帮助。在试片后我们定了方向,把很多资金投入到大学广告宣传,我们走了二十个城市的大学,唱歌跳舞、花车游街等等。”

郭帆表示,试片的方式借鉴了好莱坞,通过这种方式,制片人与导演之间的固有矛盾和主观看法不一致的问题都可以解决,“我觉得无论‘制片人中心制’也好还是‘导演中心制’也好,应该是‘观众中心制’。”不过,田羽生对此直言,其实还是“腕儿大”中心制。

擅长通过科学手段来进行工作的郭帆还认为,电影最终或许会被游戏取代,如果人本身都能进入电影里,这种游戏感电影会逐渐取代如今二维的电影。

田羽生:中国的群众演员素质太差,一群“野模”害得好戏被删

几位导演还不约而同地吐槽了群众演员问题,路阳表示,原本《绣春刀》的斩首戏也很大,有很多群众演员,但戏都剪短了,“遇到好的群演得碰运气。”

郭帆在拍摄《同桌的你》时较劲最多的也是群演,“有一场戏是在首钢拍大使馆游行戏,500多个群演的表情都跟僵尸一样,情绪完全不对,而且人多的时候挨个说根本没用,拍得无比痛苦。”

田羽生则直言“中国的群演素质太差”,“我有一场戏,是韩庚在KTV过生日,来了好多前女友,那场戏就是教你们如何去认混在局上的前女友,很有意思,但这场戏被群演搞砸了。我一开始没经验,只看了照片就让一些演员来拍了,结果现场一看都是歪瓜裂枣,都是野模,范儿就不对了,怎么可能是韩庚的女友?所以都删了。最后我有了经验,把婚礼上的群演全拉虚了。”

【观众提问篇】

提问:做青春片有什么样的新角度?

郭帆:下一部不一定再导青春片,拍青春片就要考虑自己的视角,尽量有新的关注点,正是那些重复的引起共鸣的事情才是青春片,所有的青春片不是看电影,而是看自己。

提问:关于写喜剧的建议?

田羽生:我们虽然喜欢周星驰,但不会去模仿他。我喜欢那种“会心一笑”的电影,有共鸣的,比如我刚才说的“教你怎么在一群女孩中识别谁是男友的前任”,这样的东西,既有趣也有“知识点”。

提问:下一部计划是什么?一般选材的来源是什么?

田羽生:第一部“前任”是从生活里来的,第二部本想是“睡后攻略”,睡前睡后不一样,之前男的主动,之后女的该怎么办,第三部叫备胎。

郭帆:下一部是科幻片,我一般会找到一个不吐不快的状态,然后搭建一个世界观,我下一部影片的世界观从07年开始搭建,物理化学数学都得了解,在这个基础上想故事,再考量观众喜不喜欢。

路阳:我先从人物入手,从原型出发看他的命运走向和选择,类型和元素之后再产生。

影评人电子骑士提问:2017年引进片放开之后,一种思路是与好莱坞“求同”,另一种是“求异”,你们怎么看?另外,想做科幻,行业技术达不到怎么办?

郭帆:美国科幻语境已经建立,中国很难,观众也不信在中国发生的科幻故事。我们没法一上来就是视觉大片,所以要循序渐进,先让大家接受世界观,先从本土观念出发,一个本土的普通人如何成长为一个与科幻有关的人。我会主要把钱花到一两场特效重头戏里。

路阳:至于求同还是求异,要辩证地看,现在只有好莱坞成为电影工业,但韩国是题材求异,手段趋同,日本是完全求异,形成与世界上任何一种电影都不同的形态,中国比较粗放型发展。阵痛一定要经过,不能回避。

田羽生:好莱坞的喜剧和性联系很紧密,只要有总局在,我就有饭吃,我们东方文化比较内敛,喜剧的看点也不一样。